首页 >> 经验分享 >> 正文
赴美考察诊所法律教育报告
2005/9/29

赴美考察诊所法律教育报告  

西北政法学院诊所教师 李军


  在福特基金会、中国诊所法律教育委员会、IIE的支持和共同帮助下,应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邀请,中国诊所法律教育委员会组织四位诊所教师于2005年2月27日至3月10日,对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和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诊所法律教育、教学进行考察学习,同时与美国的一些机构、人员就中国诊所教育、法制发展、法律问题研究等方面进行了交流和座谈。



  这次学习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由于计划、执行及配合得很好,使得这次学习任务圆满完成。


  一、学习活动


  对美国诊所教学活动的学习主要是在乔治城大学法学院(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GENTER)和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进行的。


  1、乔治城大学法学院移民诊所


  在Philip G. Schrag教授的精心安排下,对乔治城大学法学院移民诊所的课堂教学、案件指导、诊所管理(教授会议)等进行了观摩。通过参与课堂教学感受师生互动式、启发式教学,学习如何让学生在课堂中发挥主动性的教学方法。通过观摩老师对案件的指导,体会间接指导的作用和意义。通过观摩教授会议,认识到一个诊所的管理质量直接影响到诊所的教学质量和教学活动的正常开展,所以,诊所管理是十分重要的。


  乔治城大学法学院移民诊所的教学有如下特点:


  第一,教学准备充分。无论是为学生选课,还是为学生上课,老师都有充分的准备。有学生用书、老师用书和教学管理用书,是在总结数十年经验的基础形成的教学手册。


  第二,课程安排科学。诊所课只招收法学二年级学生,这样可以保证学生们有处理真实案件的学识。在上诊所课的一个学期中,一般不再安排其他法学课程,这样可以使学生全身心投入诊所的繁忙而紧张的学习之中。课堂教学内容与处理案件的要求结合密切,帮助学生从容应对案件中的问题。通过诊所课的学习可以得到14个学分,基本满足学生的要求。


  第三,课堂教学生动。诊所的教学方法多种多样,模拟、提问、摆积木等,都体现了非常强的参与性、趣味性。教学气氛轻松、愉快,但有条不紊。


  第四,管理制度化。诊所定期召开教授会议,是全体老师必须参加的会议。对一周来诊所在教学和管理中出现的问题共同商议、共同解决,是教学活动正常开展的必要保障。


  第五,做好传、帮、带工作。诊所接纳那些需要开展诊所课的法学院的新老师来学习,并作为教授的助手与教授一起授课、指导,最终获得学位。Philip G. Schrag和David A.Koplow教授是美国最早的诊所教师,在传授诊所教学方法的过程中,他们没有保留,把多年的教学经验和正统的诊所教学方法传授给年轻教师,使诊所教育后继有人。


  2、耶鲁大学法学院诊所


  J.L.Pottenger 教授在耶鲁大学法学院为我们安排了房屋租赁诊所和儿童保护诊所的课堂教学观摩和案件指导等活动,使我们有幸看到了不同风格诊所教育模式。由于时间有限,对耶鲁大学法学院诊所的认识还不够充分,主要认识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诊所可以招收一年级法学院学生。耶鲁大学的法律诊所可以招收一年级学生到诊所学习相关课程,但应当是在完成了第一个学期的部分学业后,这样学生可以有较长的时间在诊所中学习,锻炼的机会也比较多。


  第二,学长辅助学习制度 。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诊所都会从诊所毕业的学生挑选一些优秀的学生继续留下来,他们一方面为教授做辅助性的教学与管理工作,另一方面也凭借自己上诊所和代理案件的经验,为新学生做力所能及的辅导工作。每个案件代理小组都会有一名学长给予各方面的帮助。


  第三,教师一般同时承担2-3个诊所的教学工作。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诊所教师通常都会同时承担几个诊所课程,这样,使得教授们的教学经验非常丰富,指导学生时考虑各方面因素也非常周到,能够在不同性质、类型的案件指导过程中,寻找合理、协调的代理对策。


  第四,共同指导。案件指导采取全体学生共同参加的方式,即各个案件小组都必须倾听其他案件小组的工作进程和相关问题,目的是为了让同学之间相互支持,开阔思路,提供好的建议。我认为,它也是“朋辈辅导”的另一形式。


  第五,诊所教学与其他专业教学合作。诊所学生在代理各种形式的案件中,难免会遇到非法律专业的问题。耶鲁大学的法学院诊所充分发挥大学其他专业学生的特长,在法律事务涉及银行、建筑等问题时,界时邀请其他专业同学参与诊所教学与实践活动,使代理任务得以圆满完成,也为当事人节省了费用。其社区诊所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尤为突出。


  3、两大学的共同之处


  乔治城大学法学院(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GENTER)和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都是美国优秀的大学,在诊所教育和教学方面虽然有不同之处,但是它们也有共同之处,从另一侧面反映了美国诊所教育发展的历程。


  第一,诊所设置全面。美国建立法律诊所教育已经30多年,全国法学院均设置了诊所课程,只是发展规模和涉及面各不相同。乔治城大学法学院(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GENTER)和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现均有16个诊所,涉及到民权、刑事、移民、未成年人、妇女、老人、街道等方面。不仅使法学院的社会服务功能有较全面的体现途径,也使学生学习法律实践的途径大大增加,凸显教育的社会责任。


  第二,经费有保障。越多的诊所,意味着更多的经费用于诊所教学中。有相应的基金会以及大学自身为诊所教学所需提供先进和充分的设备与条件,使学生在代理活动中不因为经费等方面的限制而影响案件进程和代理质量。


  第三,学生身份得到国家法律认可。在美国,大部分的州都立法确认了诊所学生出庭的身份,并建立了相当规范的出庭规则,这也是诊所教育在美国30多年来的伟大成就之一。

 


  二、交流活动。


  在美国期间,我们还进行了一系列的交流活动,包括与美国诊所教师就诊所教育的目的、发展趋势和改革方向,以及中美诊所教育比较等方面进行交流;与诊所学生就教学环节与师生关系等进行交流;与美国政府、法律界人士就中国法制发展问题进行交流。


  通过与乔治城大学法学院(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GENTER)移民诊所学生的交流,从学生角度深刻地理解了法律诊所教育的重要性和现实意义,对我今后的教学工作也是一个很好启示。


  与美国诊所教师就中国诊所教育发展问题进行了研讨,为开好武汉国际诊所会议收取了非常好的建议和意见,也为中国诊所教育更加深入和广泛地开展提出了令人思考的一系列问题。同时,我们还向美国教授介绍了我国相应诊所的教学与发展情况,以及与之相关的法学教育现状和改革趋势。美国教授为我们所取得的诊所教育成果感到高兴,对诊所本土化研究也给予极大的重视和关注。


  虽然与其他机构和人士的交谈会面都比较紧张,但是,对他们关心中国法制建设的热情以及积极的支持,表示深深的谢意。他们是美国国会及行政机构中国委员会总法律顾问罗凤鸣(Susan Roosevelt Weld)女士、美国国务院东北亚和中国事务办公室肖庆珍(Rana H. Siu)女士、美国律师协会亚洲法律项目主管瓦伦(Adria Warren)女士、雅礼协会贾南茜(Nancy E.Chapman)会长、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高洪军(Harold Hongju Koh)博士、耶鲁大学中国法律中心贺诗礼(James P.Horsley)副主任、哥伦比亚大学中国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本(Benjamin L. Liebman)博士。

 


  三、对此次行程的评价


  由于福特基金会的大力支持,和诊所委员会刘东华女士的精心安排下,这次学习任务完成的非常顺利。


  1、计划周全。经费预算详细周密,行程考虑全面,没有感到任何不便之处。


  2、学习有特色。两所大学不同的诊所教学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通过对比学习,经验得到补充,方法得到提高,收益非浅。


  3、美国教授热情接待。无论是对学习内容的安排、住宿生活的安排和交流活动的安排,Philip G. Schrag教授和J.L.Pottenger 教授都给予最精心的照顾,不仅在学习上没有障碍,在生活上也非常舒适。在这里要衷心地感谢他们!


  4、兼收并蓄。虽然为了诊所教育而出访,但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除了诊所教学的学习与交流,还了解到了美国法学教育和法律文化的一些特征,使我有更多的机会了解美国背景下的法学与诊所教育,从更加宽泛的领域把握学习的信息。


  通过这次学习,加深了对美国诊所法律教育的了解,与美国同行建立了初步的联系,对进一步促进和发展、完善我国法律诊所教育都将会产生重要影响。


  此次赴美学习,福特基金会刘晓堤女士、刘东华女士、郑宏英女士为此付出了不少心血,老朋友Carl Minzner也为我们能有一个有意义的行程而不辞辛劳,在此要对他们表示深深的谢意。





 

更新日期:2005-9-29 22:48:00


分享到: